吕桂柱在毫厘之间追求极致

AG上海百乐门

2018-11-08

▲吕桂柱在装配企业自主研发的DBR液压自动涨缩组合刮滚刀。

记者邓静摄  进入公司23年来,他取得创新成果20多项,由他研制的组合式刮滚刀具,精度与德国优质产品相当。 普利森公司高级技师吕桂柱——在毫厘之间追求极致□本报记者邓静  10月13日,在德州普利森机床有限公司深孔刀具实验室,记者见到吕桂柱时,他正在装配刀具。

自1995年从普利森技工学校毕业后,吕桂柱进入普利森机床有限公司的前身——德州机床厂,始终从事深孔机床辅具、刀具的加工和装配。

23年间,吕桂柱手中的钳具换了一批又一批,维修装配的刀具更新了一茬又一茬,他也从一名普通刀具装配钳工,成长为普利森公司的高级技师。

自主研发,打造拳头产品  刀具是数控机床的关键零部件,刀具不过关,机床效率就难以发挥到最大。 “由吕桂柱带领团队研发的组合式刮滚刀具,加工精度与德国优质刀具相当。 这一关键零部件的革新,让数控深孔刮滚机床成为集团最有竞争力的拳头产品。 ”公司副总经理卢传杰介绍。   2009年前后,伴随制造业的繁荣,军工、机械、核电、造船等行业对数控深孔刮滚机床的需求量激增。 当时虽然能生产这类机床产品,但相应组合刀具不过关,加工效率提不上去,公司面临不小压力。 为扭转这一局面,公司与德国WENAROLL公司合作研发复合加工刀具,但因国外工件用料硬度、均匀度等与国内存在差异,德国技术人员的诸多设计解决不了公司实际中原材料弯曲、臂厚差大的问题,最终放弃合作。 关键时刻,吕桂柱带领团队独立承担起复合加工刀具的研制任务。

  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,吕桂柱就反复拆缷购自德国的类似刀具,用心琢磨其工作原理,找准刀角、高点,用时2年,最终研制成功。

其精度与德国ECOROLL刀具精度相当,并在刀具耐用度方面超过了国产同类型刀具,公司的深孔刀具由此实现深孔加工从单一工序到复合加工的跨越。   与单一刀具分步加工不同,复合刀具融合了镗、刮、滚加工工艺,可一次走刀加工至成品,效率是传统刀具的6至7倍。 吕桂柱研发的复合刀具应用到公司多种类型的机床产品,并通过省级鉴定。 国外同类型的机床售价1000万元,普利森的产品售价仅140余万元,有效提高了产品的竞争优势。 产品还被应用于国家发改委智能制造装备专项——汽车用前置液压油缸智能生产线。

专注品质,把产品做成艺术品  2011年,普利森公司组建了深孔刀具实验室,吕桂柱成为负责人,主攻深孔刀具的装配和调试。

  深孔刀具的装配和调试,需与技术部研发紧密配合。

技术人员设计出图纸,机加车间加工出零件,这两个环节都是严格按照规范操作完成。 为了使刀具达到应用要求,误差必须控制在毫米以内,这些需要靠研磨来实现。 很多时候,调整幅度不足毫米,也就是一根头发丝的八分之一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研磨一下,就要检测一次。

而到了微米级调整时,仪器也测量不出,只能凭手感,稍微一丝的偏差,工件就会作废。 反复调整、反复在机床上调试,吕桂柱执着于误差的最小化,力争把产品变成无可挑剔的艺术品。  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挑战,吕桂柱从未退缩,他先后成功研发出用于加工直径630mm、孔深12m长钢管的组合刀具,配套形成当时国内最大的数控刮滚机床。 研制并装配完成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最大直径1200mm的系列大型珩磨头、最大直径1200mm的系列旋转导向式粗镗头、国内最长平行深孔加工钻头等等,这些都通过了用户验收,市场反映效果良好。

  23年来,吕桂柱参与了公司大部分新产品的研制、装配,取得创新成果20多项。

精益求精,追求完美与极致“没事就泡在车间,日复一日地维修装配,这样才能做到高精度。

”吕桂柱说。

从最初给师傅打下手,到后来独立承担难度大的刀具装配和修理,吕桂柱一步步成长起来。   为提高刀具精度,吕桂柱积极参与刀具设计加工的每一个环节。

他经常与深孔刀具技术人员深入交流,充分理解设计理念。

装配使用过程中,根据出现问题,提出合理化建议,使刀具产品质量更稳定。 满足使用要求后,他还会通过结构改动使刀具易装易卸,以提高装配效率。

2017年吕桂柱入选公司首批冠军级工匠,成为公司仅有的2名冠军级工匠之一。

  谈起成功“秘诀”,吕桂柱说,熟能生巧、巧能生快、快能生精。 干得多了,有经验了,就会越来越巧,明白哪里取余量多点、哪里要细心点;巧了就能干快,快了便会有节余时间,进一步打磨精度。   司志浩是吕桂柱手把手教出的徒弟,两人同在深孔刀具实验室。

司志浩最佩服师傅追求极致的精神:“他常跟我们说要多学、多练、多思,对待工作要像对待人生一样,越是精雕细琢,就会越完美。

”。